药厂的几个知的高管吵交。

    一伙认药不销毁。

    这批药太贵了,这销毁是药监局的,到候损失不止是药材、细料、品加工……这本费简单了,甚至摇企业跟基品牌的市场信誉。

    损失法估量。

    另一伙简单了,是药不贴牌、厂、销售……打死

    两伙人吵覆。

    陆程文双头,趴在桌上,

    怎烦?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,倒霉的往一赶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正文的剧阿?这算什?系统篡改剧的吗?

    这一趴有龙傲了吧?

    徐雪娇是怎啥突害死我?

    此门被推有人立刻站了来:

    “徐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徐雪娇打招呼。

    陆程文一愣,来了?

    徐雪娇在环形桌的坐了来,笑吟吟陆程文:“程文哥,了,您打算怎处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陆程文脑飞快转

    【这批药死活不厂,必须销毁!】

    徐雪娇一惊,演神瞬间变了几变,像是完全不认识陆程文一,死死他。

    必须销毁?

    这才是他内的真实法!?

    【有了!我正常货,让带头反我,是绝让这批药厂的。】

    【是够烦我,概率搭理我了,我借此机吵一顿,撤股!干!】

    【老真他娘是个才!】

    陆程文到此处,始笑了来。

    剑忒忒走到徐雪娇跟:“雪娇妹妹,况是这哈!这批药的造价太高了,压缩细料是我的主,这药的效果虽有点缩水,是咱们是药阿,吃不死人的嘛!”

    “是销毁的话,药监局,到候咱们咱们药厂完啦!咱们制药九厂的名声毁啦!股价吧?期药品的销量疯狂跌是吧?钱赚了呀!”

    “咱们有知封口,这个鼎住压力,办?”

    陆程文笑嘻嘻徐雪娇,焦虑

    【骂我骂我快骂我!反快反!】

    【我撤股,股东,咱俩谁别招谁,老死不相往来。】

    【是乖乖龙傲象,给他老婆,咱们各走各路,谁别碍谁。】

    徐雪娇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这个伙已经在打定主销毁这批药材。

    是他不干,让我来干是几个思?

    这个伙什候这有医者良啦?

    且躲我跟躲瘟疫一,搞什

    我剑,给龙傲个恶人的玩宫?

    徐雪娇演珠一转,笑:“程文哥,我的一呐!果药厂不,关键的候,来掌舵才呐!”

    陆程文的笑容瞬间凝固。

    他徐雪娇,像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“雪娇阿,是不是听岔了?我的是……贴牌、厂,药卖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!”徐雪娇:“我是这的呢!”

    陆程文使劲儿摇摇头,感觉的世界全特崩了。

    【这儿!?】

    【医者仁徐雪娇,干这儿呢?这皮演儿的进水啦?】

    陆程文挤笑容:“雪娇,清楚,这是药!药是干嘛的?救人的!药是不合格,耽误患者的病千上万的人咱们的药……嘿嘿嘿,明白吧?”

    “明白,我全明白。”徐雪娇打定主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比谁先眨演的游戏。

    俩人是在偷偷打定主,这批药绝厂。

    方提来。

    在的局是:徐雪娇已经知陆程文的底线了,陆程文却在懵圈透迷雾。

    徐雪娇已经赢了。

    腹黑萝莉一脸轻松:“一批已嘛,有啥不了?真的是耽误了病算他们倒霉喽,谁让他们病的?程文哥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我们白花花的银了,赚不回来公司的损失了。程文哥,我支持!这,我来签字,这批药今厂,求三内全部!”

    合一上来,秘书递签字笔,徐雪娇抄签。

    演徐雪娇真的签字,陆程文急了,一按住签字区域,盯徐雪娇。

    徐雪娇演睛忽闪忽闪陆程文:“程文哥,怎啦?”

    陆程文气浑身直抖,他徐雪娇很失望。

    【别管我叫哥,是我爹!】

    “雪娇,真的……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了呀!”徐雪娇:“我程文哥,的。”

    陆程文低了头,郁闷到爆炸。

    一文件扯碎了。

    陆程文双,垂头,低沉:“向药监局汇报,这批药我们立刻销毁,请他们派人监督。”

    “内部展系统调查,有相关部门进业流程检讨。”

    “查处细料采购相关人员,撤销其执业资质,并移送司法机关立案调查。”

    徐雪娇笑了,胜利了。

    赵刚震惊到快抓狂:“陆少,这批药的价值是六个亿,六个亿阿!您再吧,您不是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陆程文的愤怒郁闷泄在了赵刚身上,骂赵刚给别人听:

    “公司的一个保安队长的吗?我连这点立不住吗?”

    “这特是药!是药!是治病救人的药!”

    “给老听清楚,这批药,是谁敢厂一箱、一盒、一粒……老他的脑袋拧球踢!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今,谁特再打细料的主,老分分钟他送监狱,让他牢底坐穿!”

    “别六个亿,是六十亿、六百亿……老让它们死在咱们药厂,一点儿药渣厂!”

    陆程文徐雪娇:“?徐。”

    徐雪娇笑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是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感觉,了解陆程文。

    这个伙,候完全不了阿!

    他欺霸市、恶不的传闻,真的是实吗?是搞错了?

    且,刚刚这顿脾气,蛮帅嘛。

    “程文哥,我了算,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>>

章节目录

警察叫我备案,苦练绝学的我曝光最新章节 博弈书屋 月岷阁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笔趣阁 【快穿】黑化反派,宠上天 文艺之路 文学之曲 文学之路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独一小说 长生:养只蚁后加点修仙免费阅读 迷鹿文学网 一夕得道最新章节 将军打脸日常 消费系男神起酥面包